网络中立对中美互联网的影响

2018-01-05 16:14:32 eNet&Ciweek

推荐语

12月14日,特朗普政府下的美国FCC召开会议,对网络中立问题进行表决,以共和党3票赞成,民主党2票反对,废除了奥巴马政府2015年通过的网络中立法案。

奇平-1_副本.jpg

12月14日,特朗普政府下的美国FCC召开会议,对网络中立问题进行表决,以共和党3票赞成,民主党2票反对,废除了奥巴马政府2015年通过的网络中立法案。当年法案以民主党3票赞成,共和党2票反对通过。特朗普政府放弃网络中立,美国互联网界普遍表示强烈反对,而美国电信运营商普遍表示欢迎;在中国,代表电信运营商的许多专家为此叫好,并借此重提压抑多时的质疑“提速降价”的话题,而互联网界还没有明确态度。在此,我谈谈自己的看法。我认为,总的来说,放弃网络中立,会降低美国互联网的竞争力。中国如果照搬,也会降低互联网的竞争力,特别是将损害互联网+和普惠;但如果政府坚持提速降价,而民主党不能在短期内翻身,美国放弃网络中立,会构成中国超越美国,改变互联网世界格局从两强变为一强的天赐良机。

一、网络中立事关互联网发展的重大原则问题。

网络中立法案授予政府权力限制网络运营商垄断行为。2008年,FCC裁决康卡斯特放慢了BitTorrent的接入速度,原因是这家P2P下载网站对有线电视运营商构成竞争威胁。康卡斯特提起上诉,并推翻了这一裁决,这起事件最终促成了网络中立原则的诞生。

网络中立通俗地说,涉及两个问题,一是裁判员与运动员关系问题,网络中立倾向于让电信运营商当裁判员,要对运动员保持“中立”(不能厚此薄彼,比如,不能对亲自己的运动员吹偏哨);而放弃网络中立,意味着允许裁判员直接下场与运动员竞争,一边吹哨,一边射门(所以说此举是对电信运营商的圣诞大礼);二是基础服务业务与增值应用业务关系。网络中立注重社会经济效益(所谓外部性、网络效应),为此倾向于以社会化企业要求电信运营商,节制基础业务的超额利润,以普惠各行各业应用;放弃网络中立,意味着注重商业经济效益,为此倾向于放任电信运营商,减轻电信运营商承担的社会责任,从普遍服务转向商业竞争,为此会使各行各业应用进入互联网的门槛变高。一句话,放弃网络中立,是让电信运营商食利化,对各行各业发出信号——用胡汉三的话说——“吃了我的,给我吐出来”。

二、网络中立的政治影响

仅从政治上,从美国共和党与民主党的不同态度就可以直接看出,网络中立对谁有利,对谁不利。前者更多代表传统实体经济,后者更多代表高科技经济;前者代表上层利益,后者代表中下层利益。

对网络中立的政治含义进行高度概括,可以用共享经济来做指向标。支持网络中立,代表支持共享经济,体现的是共享发展理念(互利理念);放弃网络中立,代表反对共享经济,体现的是传统自由主义理念(自利理念)。

放在中美博弈大格局中看。我过去一直在想,按说美国的制度应反对共享经济才是,但现在英美发展共享经济比谁都更积极,到底发生什么事,才能让他们明白,自己的制度将成为发展共享经济的障碍呢?果然说来就来。

但反对共享发展,美国肯定会吃亏,因为共享经济是一种高效率的经济,而且是一次分配公平型经济,而远非北欧福利模式。美国出了特朗普这样的土老帽,是中国互联网之福,他抑制互联网中的效率因素,去扶传统经济,等于给美国帮倒忙。中国只要不跟着学,就会自然而然出现在互联网竞争力上与其拉开距离的效果。将来美国人只能赖自己,因为这不是我们让他们这么做的。相反,中国的制度优势与共享发展理念高度相容,一是相容在公平上(一次分配公平),二是相容在改革上(不问姓社姓资,只问使用权),三是相容在市场竞争上(不增发货币而“复印”资本)。

对中国来说,在对网络中立的态度上,现在到了考验共享发展与普惠是真是假的历史时刻。如果是真的,世界发展格局,将向着中美一个奔共享,一个反共享的方向明朗化。不出20年,竞争力将进一步发生此消彼涨的不可逆变化。

当然,这次是美国犯错在先,中国就算跟着错,只要中国不要错得比美国更离谱,就不会吃太大的亏。

三、网络中立对创新会有何种影响

一般来说,放弃网络中立会提高电信运营商的创新能力与竞争力,为互联网业及各行各业的创新能力与竞争力提高付出更多成本。但具体情况很复杂,而且中美两国情况完全不同,基本不可比。

首先,放弃网络中立,会促进电信运营商的创新,尤其是基础电信业务的创新。这对中美两国是一样的。对中国来说,还多了一层。美国的宽带国家战略,由国家真金白银投钱,而中国的宽带国家战略,要由电信运营商自己掏钱,连我们互联网人,在这个问题上也为电信运营商叫委屈。如果放弃提速降价,则这笔钱投入宽带与移动建设,肯定会出现信息基础设施大创新、大发展的局面。

当然,这与提高竞争力还不是一回事。因为要同互联网与“互联网+”进入基础设施门槛变高带来的效率损失相权衡。比较方法就是测算同一笔钱,放在电信运营商那里效率高,还是放在互联网和各行各业效率高。放在互联网肯定比电信运营商效率高得不是一点半点,与各行各业应用的效率比较没有算过,但政府既然坚持提速降价,说明全局大道理可以盖住行业小道理。电信业的怨气可以理解,但士兵尚有牺牲小我,保障全局胜利的觉悟,运营商也应处理好普遍服务与商业竞争的关系。实在不行,建议国家给电信业一人发一枚大勋章。

其次,放弃网络中立对互联网的创新与竞争力的影响,中美会有重大不同。相对而言,放弃网络中立对美国互联网竞争力的损害,要弱于中国。主要原因是,美国互联网可以保留进入电信基础设施(包括下一代基础设施)的权力,使电信运营商不敢过分轻举妄动,大不了电信与互联网拉帮结派,各为其主,相互竞争。而中国就不同了,互联网进入电信基础业务在资本上有法律限制,中国三大电信运营商可以保持行政垄断。因此一旦放弃网络中立,电信运营商向互联网念咒: “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此路过,留下买路财”,互联网没有反制力,则竞争力一定大为下降,相当于凭空多了一个收租子的网络房地产商(食利者阶层)。

一些电信专家在这个问题上对舆论有所隐瞒。不妨挑开了,摆到桌面上说。电信专家认为由于互联网流量成本大,所以电信收费高是合理的。真的是这样吗,可以作个假设,允许互联网收购三大电信(实力对比为一家5000亿美元市值对500亿美元市值),腾讯收购一家电信后,不仅不会提高资费,甚至会连电话费一块全免。周鸿祎两年前就说:“中国移动要请我去当老总,我就上网免费、电话免费,真正都免费。”换别人经营,成本就可以解决,说明问题还是出在运营商自己。这一代电信专家中,有些脑子基本烧坏了,怎么跟他们说基础业务免费而互联网增值业务收费的道理(相当于百货大楼赚了钱,不会收拉老头老太太的大巴车票),他们都听了当没听见。连市值拉开到十倍,都不反思,基本也就不用再谈了。这样下去,倒不如象阚凯力说的,把电信业索性当公用事业管理,算是国家培养税基用。愿意挣钱的,是骡子是马,拉出来到增值领域与互联网人练一练,这样大家都公平。

什么也别说了,趁特朗普替美国把脑子烧坏了,而民主党和西海岸的明白人被压在国会山下喘气翻不了身这几年,加把劲,把美国互联网全面超过,彻底走进新时代。 

责任编辑/姜奇平

您对本文或本站有任何意见,请在下方提交,谢谢!

投稿信箱:tougao@ciweek.com

微信号: ciweekly

微信公众平台:

搜索ciweekly

或扫描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