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互联网人的士气

2017-12-08 15:40:37 eNet&Ciweek

推荐语

​11月17日,我在著名的京城鬼屋朝内81号院,作了一个关于“互联网发动机原理与中国文化原理比较”的讲座,主要讲互联网科技与互联网经济的关键驱动力,与中国文化相通,都具有 “最短路径优先”(OSPF)这一核心要件。

11月17日,我在著名的京城鬼屋朝内81号院,作了一个关于“互联网发动机原理与中国文化原理比较”的讲座,主要讲互联网科技与互联网经济的关键驱动力,与中国文化相通,都具有 “最短路径优先”(OSPF)这一核心要件。席间一位儒者说我启发了他,但他的那番话对我的启发更大,所以在这里谈一下。他说,我讲的问题,实际是一个文化自觉问题,这有助于提高国人的士气。这触到了我的心事,我觉得,在当前,文化自觉应先成为提振互联网人的士气的基础。中国人要自信,互联网人要自信,都要靠文化自觉。

先说说我讲的对儒者的启发是什么。我原本讲的是,近代以来,西方携科技与经济的强势,使国人失去自信,士气低落。至今这种自信还没有恢复到正常状态。这与新儒家一种错误的文化自觉有关,即,把中国文化片面归结为道德。强盗跟你讲科技和经济,你却讲道德。太弱势了。我主张倒过来,跟强盗讲中国在科技(互联网科技)和经济(互联网经济)方面强势的东西,然后讲,中国之所以强势,是因为背后有文化。这样,强盗才听得进去。技术经济与道德两手都要硬,国人才能自信得起来。儒者跟我说,他过去从来没意识到儒学背后,还有强势基因(OSPF)在里边,可以引导当代最火的科技与经济。所以受到启发。

我受的启发却来自另一方面。我发现,最近互联网人的士气有点低落。前段时间,由于互联网人公共精神的缺失和对社会责任理解的不足,导致政府干预(对此,我的一句评价是活该,谁叫你不肯承担社会责任呢)。但由此导致互联网人士气低落,却令人郁闷。现在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互联网人原来的自信是哪来的?也许原来自信的基础就不对。原来自信是因为科技强势,经济强势,所以显得很牛。验算一下,全社会都在崇拜BAT,凭什么?凭高科技的阳光与高大上的形象,凭年纪轻轻成了国家首富。自信倒是自信了,但这种自信,给人一种土豪金的感觉。缺了一样有光泽的东西,就是道德,也就是新儒家最不缺的那一样。社会责任意识缺失背后,是没有接中国文化的人文地气。

搞科技的,搞经济的,在一个官本位的社会里,历来见官矮三分。现在政府一发威,互联网人又走到另一极端去了,士气低落,也不对。一个不良现象是,一股官气(指官僚之气),借政府监管之机而兴起,这并不是政府本意。政府本意是强调公共利益和社会责任,不是要提倡官气。何况还有许多反创新、反供给侧改革的利益,躲在官气背后,对互联网趁机打击报复,更是必须反对。一个创新型国家,不应是官气很重的国家,要有一种正气,压倒官僚之气。等官僚都没了气之后,这股气还在。这就是文化自觉,其中必须有一种道德使命感,凌驾于弥漫社会的土豪金浮躁之上,作为互联网人士气的基础。

这样一看,倒是儒者启发我们了。儒者自己讲了,讲道德的,要在科技与经济方面也强起来。那在科技与经济方面强势的,要不要在道德上也强起来?这就是我要讲的士气问题。士是指“士可杀不可辱”那个士,即知本家。气就是指自信。

互联网人应该做当代的“士”。他的使命不是做土豪金,那样的话,格局太小了。一遇官气,就会没了士气。由此外推,中国人凭什么自信,靠大一圈的土豪金也不行,要从中国文化中,找到底蕴。由此发现,互联网人的士气,与中国人的士气,是连在一起的。中国文化给我们什么启示呢?中国文化的基础是仁。仁就是OSPF,即从自己身边的人开始关心,由近及远,一直关心到天下之人。这并没有完,人本身是什么,其愿景是生存,发展?都不够格局,应是亚里士多德首倡的“美好生活”(孔子说的仁)。

如果工程师出身的互联网人,不光知道用OSPF去打假广告,用OSPF卖假货,用OSPF去发关系和圈子的财,而理解OSPF的精神是仁,而仁的要旨在美好生活的话,对应这一愿景的使命就真正浮现出来了,这就是内圣外王,要让每个人的潜力发挥出来,小到海尔的人人都是CEO,大到王阳明说的满大街都是圣人,都可以实现梦想。这个格局就会比丰田、索尼之类日本人的格局大,就会做出中国人的自信来。互联网人应有这样的底气。

总编-1.jpg

责任编辑/姜奇平

您对本文或本站有任何意见,请在下方提交,谢谢!

投稿信箱:tougao@ciweek.com

微信号: ciweekly

微信公众平台:

搜索ciweekly

或扫描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