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开发与保护要让市场发挥决定作用

​8月3日,DCCI互联网数据研究中心联合腾讯社会研究中心,发布了《2018年上半年网络隐私及网络欺诈行为研究报告》,针对安卓与苹果手机APP获取用户隐私的情况,进行了实证的调查研究。

成都发展优势,流量经济与产业升级

​7月26日,在成都发表了一个演讲,针对成都提出的流量经济,谈了些个人想法。压缩一半内容如下。

互联网公司转向香港上市带来的重要信息

​近来,以7月9日小米上市打头,包括齐家网、猎聘等上市,出现中国互联网企业扎堆赴港上市的动向。

实体经济两大难题,都是数字经济机遇

中国改革开放40年取得了巨大的经济成功,发展到当前,国内外形势都变了,面临新的挑战。有些问题是长期的。

球星、影星、歌星创造不创造价值?

​足球世界杯,让本已十分炎热的世界,热度进一步达到高潮。

网络思维是结构思维——互联网弦论系列谈之三

互联网思维是什么?这是一个超过当代人整体理解能力的问题。它应是50年到100年后,人们才可以比较平实地提出和回答的问题。

如果这个梦是中国引领实现的,那将是一个中国梦

​回顾与展望20年。6月末,我在《互联网周刊》20周年活动上,做了一个题为回顾与展望的主题发言。对互联网的前20年与后20年,作一个概要的判断。

网络为什么需要从高维来理解 ——互联网弦论系列谈之二

​网络是一种高维现象,只有在高维空间才能理解。这个道理是我在对互联网的理解由简入繁,再化繁为简那一刻,洞悉的一个秘密。因此《网络经济》有一节,专门谈“高维经济学的理论意图”。这不是在炫技,而是遇到...

复杂的经济需要复杂经济学

“复杂的经济需要复杂经济学”,是布莱恩·阿瑟(W Brian Arthur)大作《复杂经济学:经济思想的新框架》结语的标题,该书于2018年5月正式出版。早在2014年,作者同名的简要文章就在《比较》第74期上刊载。这次,...

我们把互联网想简单了——互联网弦论系列谈之一

5月25日,智酷沙龙举办了我的新书《网络经济:内生结构的复杂性经济学分析》(以下简称“《网络经济》”)的分享会。会上,中国财富出版社总编刘刚称我的书为经济学的“弦论”。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