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狗的AI新生

爆发与高潮是怎么回事?(上)——互联网弦论系列谈之十七

互联网弦论系列谈进入尾声,“图穷匕首见”,最后需要讨论的是,像网红这类爆发现象,背后的规律是什么。这是互联网弦论讨论最终要解决的问

县域产业互联网如何发展

8月16日,中国县域产业互联网发展大会在京举行。一个有趣现象是,在工业互联网与产业互联网名词之争中,县域显然对前者更认同。作为嘉宾,

死亡与遗忘——《技术与时间》解读(下)

解读《技术与时间》的目的,是建立一个区分工业技术与信息技术的框架。信息技术是工业技术的反向技术,因此具有革命性。一般人对此难以置信

我为什么改用华为手机

最近,我告别了从“古代”起一直沿用的历代苹果手机,改用了华为手机。爱国的因素有一点,但不是主要的,主要还是看综合性能。改用华为后,

遗忘和盗窃——《技术与时间》解读(上)

网络智酷首创了“思想剧场”这样一种形式,对数字化经典进行领读。我领读的是斯蒂格勒的名著《技术与时间》。先后在长安俱乐部和网络智酷本

互联网金融已死

7月19日,业界有消息称陆金所将退出P2P业务。陆金所的回应是:陆金服P2P业务正积极响应和配合监管“三降”要求,现有产品和客户权益不受影

数字金融应该怎么搞

金融创新这个词,越来越令人生厌。不是创新令人生厌,而是某种变了味的金融令金融创新越来越变成伪创新。我们需要真正有效的创新。当前,

因为中国而更加世界的管理

7月6日,我在中国管理百人会论坛上,作了《什么是管理中“因为中国而更加世界”的》的主题发言。认为以变制变(“易”)具有管理的普适性。

复杂性网络的经济结构——互联网弦论系列谈之十六

上两讲谈的规则网络(市场与企业)都是简单性网络,简单性的标志就是边均质等长;下面要分析的复杂性网络,就是人们常说的互联网,包括小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