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数据的时代变革力量

2013-01-14 10:29:08 eNet&Ciweek/enews

推荐语

大数据之所以成为时代变革力量,在于它通过追随意义而获得智慧。

大数据时代到来,认同这一判断的人越来越多。

接下来人们最关心的问题是,大数据意味着什么,它到底会改变什么?仅仅从技术角度回答,已不足以解惑。大数据只是宾语,离开了人这个主语,它再大也没有意义。

我们需要把大数据放在人的背景中加以透视,理解它作为时代变革力量的所以然。

变革价值的力量

王立军有句名言,我读过的书可以把你们火化了。翻译成大数据的术语,相当于在说数据有多大。现在许多人定义大数据,只强调大,那意思跟这没什么两样:大数据有多大?大到可以把你们都活埋了。

预料到人们会有这种误解,所以《大数据时代》的作者舍恩伯格,马上出了第二本谈“大数据的取舍之道”的书,书名就叫《删除》,提醒人们,趁还没被大数据埋了的时候,赶紧删除那些垃圾。

为此,我提出一个有针对性的公式:数据+意义=智慧。我认为数据只是客体,一旦离开主体的意义,就会事与愿违。大数据好还是不好,判断标准要看意义的有无:有意义的数据是智慧的,没有意义的数据只是垃圾。

仅从大数据的“大”望文生义,很容易演化为又一场圈钱、圈地运动。象云计算、物联网那样,一哄而起,盲目建设。最后只是让那些推销设备的赚大钱。过去这样的事情太多了。这次必须吸取教训。

大数据值不值得中国重视,首先要看这件事的意义在哪里。大数据不是为了堆一大堆数据摆在那里漂亮,而是为了让我们做的事更有意义。由于做的事更有意义,而使我们变得更加智慧。一句话,大数据是为了大智慧。

再说得鲜明一点,大数据针对的反面是什么,它最大的变革对象是变什么?我认为,大数据针对的是人们净做有价值但没有意义的事,要把它改变为让做的事情既有价值更有意义。大数据所能触及的变革的最高层面(现在还不敢肯定中国能不能触及到),是将GDP导向,转为幸福导向。

当代中国做的最大的事里边,属于价值有余但意义不足的,要算GDP上去了,但环境更加污染和社会更加紧张。表现为有钱但不快乐——有钱(有价值)的部分上去了,但不快乐(意义缺失)的问题总难以解决。智慧不智慧,针对的就是有意义没意义。大数据就是通过意义识别,将GDP中无意义的部分——不会带来满意的部分(如污染和腐败)——剔除出去,只留下既有价值,又有意义的部分。

智慧地球,不是说让地球上的砂子变智慧了,而是说利用大数据,把仅仅能增加GDP但对人没有意义的资源耗费(污染和浪费)节省下来,只让GDP中有意义的部分得以精准保留。

智慧政府,不是说让政府办公大楼上的砖头变智慧了,而是说利用大数据,以办实事的方式为人民群众服务,同时让人民群众满意不满意这种意义信号,通过官员博客之类碎片化的渠道,进行无孔不入的官民交互。不是4年双方才呼吸一次,而是7(天)乘24(小时)地呼吸。这是没有政治体制改革形式但更实质的创新。

从时代的角度讲,人类正在通过大数据,从一个以温饱和小康决定生存的时代,进入一个以意义决定生存的时代。从大块头的时代,进入大智慧的时代。在世界民族之林,丛林竞争的法则,将进入用大智慧灭大块头的时代。一个GDP上的大块头,哪怕它达到清朝1820年的水平(GDP世界第一),但如果没有大智慧,不用20年,就会输得比清王朝还惨。

大数据时代的国家竞争,将变成意义控制权之争。无论中国进入不进入大数据时代,要不要大智慧,世界各国都会进入这个时代。中国不进入,顶多是使中国显得更愚蠢一些而已。未来,美国要亡中国,日本要亡中国,没别的路,仅此一条通路。就是让中国吃成个大块头,但意义的话语权完全掌握在别人手中,因此显得傻傻的。而中国要图存,必须抓住大数据这个最后机遇,夺回意义的主导权,做到大块头有大智慧。大数据不扣这个题就是帮闲,扣这个题才是帮忙。

不懂技术的人,请从我下边这个比喻中理解什么是大数据。罗丹说,什么是雕塑?那就是在石料上去掉那些不要的东西。什么是大数据?那就是在GDP中去掉那些不要的东西。如果用罗丹的“思想者”代表有意义的,如幸福和快乐,石料代表有价值的,如GDP。大数据就是根据意义的需要,把不属于“思想者”的石料去掉,把GDP中那些凡是有价值但没有意义的部分剔除。这就是“大数据的取舍之道”。

光围着圈钱圈地来建设大数据就瞎了,中国要围绕大智慧来建设大数据。未来十年,决定中国是不是有大智慧的核心意义标准(那个“思想者”),就是国民幸福。一体现在民生上,通过大数据让有意义的事变得澄明,看我们在人与人关系上,做得是否比以前更有意义;二体现在生态上,通过大数据让有意义的事变得澄明,看我们在天与人关系上,做得是否比以前更有意义。总之,让我们从前10年的意义混沌时代,进入未来10年意义澄明时代。

变革经济的力量

大数据再能,也不可能光靠自己就能。大数据转化为经济能量,要同经济主战场的重量级难题的解决联系起来。以下仅仅列举一些具有万亿级能量的影响。

大数据激发巨大的内需增量,引发产业的巨大变革。

阿里巴巴已经提出,要利用电子商务,用互联网的方式能聚合消费力,引导和激发消费力,从而激发巨大的内需增量,引发产业的巨大变革。当前,阿里巴巴正致力于通过数据和C2B的结合,启动内需。双十一电子商务交易达到191亿元,2012年全年突破1万亿。预计到2015年,阿里巴巴交易额会达到2.5万亿,到2010年会达到10万亿。这相当于现在十个大省的实体交易量。须知,一天一个191亿,全年才7万亿。由此可见,电子商务在启动内需方面有多么大的潜力。

对于启动内需来说,大数据最大作用和发力点在于,推动经济从B2C,转向C2B。野村综合研究所在预测2010年至2014年的发展趋势时,称之为“产消逆转”,即B(生产者)与C(消费者)关系的逆转。在沙集,我们看到,普通农民通过电子商务拿到订单,马上就从弱势群体,变成了龙头。生产者跟在他们后面,按他们的订单组织生产。这就是从启动内需开始激活经济的新形式。

产消逆转与大数据有内在的关联。B2C与C2B涉及的数据问题完全不同。以往,经济过程都是以生产者为起点,以消费者为终点的过程。生产者发布信息,一对多地向消费者传播,数据相对简单。今后,这个过程倒过来以后,是消费者向生产者发送信息,生产者根据这些信息定制产品。由于消费者非常分散,多对一或多对多地交互信息,要求大数据在其中发挥作用。

在青岩刘村,电子商务不是先有实物,再去找消费者。而是店主先与消费者打交道,从几千种数据包(包含商品说明和图片)的排列组合中,定制好消费者需求,再到网货超市中,根据数据包提货。而网货超市则根据数据包的需求信息,去组织货源和生产。不久前,龙永图先生与我起谈网购时,听到刘文高说青岩刘村在双十一,有的人一天就做了2000万元的生意,不禁大加赞赏。认为这是一条启动内需的新路。

生产者是有价值的,消费者是价值的意义所在。有意义的才有价值,消费者不认同的,就卖不出去,就实现不了价值;只有消费者认同的,才卖得出去,才实现得了价值。大数据帮助我们从消费者这个源头识别意义,从而帮助生产者实现价值。这就是启动内需的原理。

建设比城市现代化水平更高的智慧城乡

智慧城市建设是大数据与经济主战场结合的又一领域。城镇化的本意是打破城乡二元对立,推进现代化建设。并不是非得农村向城市靠才叫现代化。

美国从上世纪50年代开始,就出现了城市向农村靠的更高的现代化过程。十多年前,我去硅谷的时候,看到环境非常好,就问硅谷的市长,你们是怎么“先污染后治理”的。市长说,硅谷一起步,就没想过搞工业化,是从葡萄园一步迈入信息社会的,因此没有“先污染后治理”的问题。

以往的城市化建设,走的是一条物质资源高度集中,高能耗、高物耗、高污染的道路。大数据使城镇建设走上以数据流动的方式配置资源的新型发展道路。智慧城市强调以数据流来配置资金流、物流,要从片面强调城市集中,向城乡一体化的方向发展。

有了大数据,我们可以把城镇化的目标进一步提升,建设比智慧城市现代化水平更高的“智慧城乡”。今天,我们许多农村地区的条件不亚于起步时的硅谷,大数据通过物联网、智能地图、智能交通、智能物流、智能社区、智能医疗、智能教育等新的方式,使资源可以在农村那样分散的条件下,也可以象集中的城市那样高效配置资源。新农村建设,如果能象硅谷、班加罗尔那样跨越式地实现的更高水平的现代化,就没必要把落后的城市化道路再走一圈,可以直接建设“大数据+青山绿水”型的智慧城乡。

基础设施和资源腾笼换鸟

大数据带来基础设施和资源腾笼换鸟的新机遇。在传统发展方式下,基础设施是铁公鸡(铁路、公路、机场),资源是有形资源。但大数据时代一旦来临,以实体的笼养实体的鸟这种方式,难以进行高层次的国际竞争。别的不说,美国人提出所谓“第三次工业革命”,要以大数据+制造,例如DIY+3D打印等方式,重振美国制造。一旦实现,对中国的制造业就是一大冲击。 中国未来10年还照搬前10年的铁公鸡那一套,就会吃亏。因此需要腾笼换鸟,笼要换成数据基础设施,鸟要换成数据。

我们以前提的宽带、云计算、物联网等等,都只是智能基础设施的子集。未来10年,对智能基础设施要有更全面的理解。

首先,基础设施的核心不仅是宽、快这些表面的东西,更主要的是智能化。要高度重视语义网建设。语义网带来的变革,既不是宽,也不是快,而在于对大数据分析的基础支撑,核心是对复杂生态系统的把握能力。

现有的互联网只能在简单系统水平处理信息。一旦上了大数据,它要求对数据背后的隐含意义进行挖掘,实现从数据到意义的飞跃。

其次,围绕大数据形成的信息产业,将形成规模庞大的基础产业,对各行各业而言,也将具有基础设施的意义。一是数据技术产业,包括硬件方面的智能管道、物联网、服务器、存储、传输、智能移动设备等,软件方面的语言、数据平台、工具、结构与非结构数据库、应用软件等,服务方面的IDC、云计算、WEB应用等;二是数据采集业,包括定位、支付、SNS、邮件等行业;二是数据加工业,包括数据挖掘、数据分析、数据咨询等产业;三是数据应用业。

未来我国产业从制造业向服务业升级中,由于大数据推动,服务本身也将升级,笼子里的鸟也会被替换,从实体的服务,转向数据服务。从人工即服务,如搓脚服务、跪式服务,转向分析即服务(AaaS)。广义的分析即服务,包含一切以大数据为基础的高附加值的创造性服务,例如面向制造的创客服务(DIY+3D打印)、基于咨询数据平台的生活方式设计师服务、基于统计数据挖掘的商业分析服务、基于设计平台的创意服务,还有基于大数据的设计服务、管理服务、教育服务、翻译服务以及基于行业或价值模块细分的服务等等。

数据业务主营化带来各行各业转型升级

大数据将带来的另一个始料未及的变革性影响,是将使数据业务成为各行各业的主营业务,从而改变各行各业的业态。

在上个世纪中期美国学者将信息经济分为第一信息部门(相当于信息技术产业部门)和第二信息部门(各行各业内部的信息部门,如信息中心)。如今,大数据的兴起,使第二信息部门的工作从各行各业的辅助业务,变为各行各业的主营业务。

至少在三个传统行业,这个变革过程已经开始。在电信业,原有的主营业务是语音业务,数据业务只是辅助性业务。但在移动互联网中,数据业务上升为主营业务(有的占到76%以上),而语音业务成为副业。在流通业,交易是原来的主营业务,为交易服务的数据分析是副业。但对阿里巴巴来说,交易可以免费让店主去做,但数据业务却成为未来的主营业务之一。在金融业,以往的主业是做金融业务,靠佣金赚钱;未来可能清算结算免费,利用支付信息的衍生信息增值业务赚钱。等等。

各行各业数据业务的主营化,有一些共同的规律,与大数据内在相关。它们都伴随着业务转型,从因大为美,转向因小而美:从集中但赢利越来越薄的大企业服务,转向分散但高价值的最终消费者服务。大数据的优势,正在这个方面。

数据业务主营化,实质反映的是意义的专业化。以往以GDP为导向的经济,在价值的生产上是专业的,但在把握意义上是业余的。数据业务成为主营业务,标志着业态从价值形态升级为意义形态。

变革组织的力量

大数据的特点在于意义主导价值,它将引起组织结构的变革。

对于组织来说,价值体现在结构之中,意义也体现在结构之中。原有的组织形式,是为价值而建立的,其结构是价值的结构。未来的组织形式,是为意义而建立的,其结构是意义结构。

组织的价值结构与意义结构非常不同,最核心的不同在于,价值结构是机械结构;意义结构是生态结构。具体表现在:第一,机械结构是自上而下控制的,生态结构是自下而生涌现的;第二,价值结构是以集中方式控制的,意义结构是以去中心的方式自组织自协调的。

大数据所赖以存在的语义网,就是一个自下而上涌现生成意义,在分散的节点间自适应与他适应的网络。

随着具有语义网特征的数据基础设施和数据资源发展起来,组织的变革就越来越显得不可避免。大数据将推动网络结构产生无组织的组织力量。最先反映这种结构特点的,是各种各样去中心化的WEB2.0应用,如RSS、维基、博客等。

这些变化,一开始不易为人们理解。例如,人们经常不明白碎片化是怎么回事。事实上,碎片化是意义存在的状态。意义只有呆在适合自己的结构中,才得以呈现。人们容易忽略这是一种让组织变得更加智慧的力量。例如,新浪上的政务微博一年间就从不到2万增加到6万。这种碎片化之所以是有利于社会和谐的,在于它建立了一条意义通道,使官员与赋予政府意义的人民群众建立了一种多元化的联系,使官民产生一种象鱼水关系那样的无间隔的互动,从而从源头上获得更多的智慧。

大数据之所以成为时代变革力量,在于它通过追随意义而获得智慧。

您对本文或本站有任何意见,请在下方提交,谢谢!

投稿信箱:tougao@ciwee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