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技术为什么是湿的

2012-10-10 13:44:59 eNet&Ciweek/enews

推荐语

技术变湿,有助于滋润人性;但湿过了头,也会变成洪水。技术可能造福于人类,当然也可以损害人类。但文明进化往往不是我们能随意选择的。面对信息和生命技术带来的种种问题,人类别无选择,只有正面应对。

技术变湿,有助于滋润人性;但湿过了头,也会变成洪水。技术可能造福于人类,当然也可以损害人类。但文明进化往往不是我们能随意选择的。面对信息和生命技术带来的种种问题,人类别无选择,只有正面应对。

推动新商业文明产生的信息技术和生命技术,为什么不同于工业技术,根本分野之处在于, 信息技术和生命技术正以跨越机器与生命之间的鸿沟为总的方向。

地球将向相反方向旋转

从文艺复兴至今700年历史中,文明的一切进步,都在扩大机器与生命之间的鸿沟,启蒙运动的根本理念,就是切割心物二元,以物性的绝对理性,既统治机器,又统治生命。所谓技术进步,就是指扩大机器与生命之间的距离。能量只不过是为扩大这种距离提供动力补给。

700年来,人们对这种意义的进步深信不疑,习惯成自然,以为技术只有这样一种发展方向。殊不知,新商业文明的主旨,与启蒙运动相反,要弥合机器与生命之间的鸿沟。而信息技术和生命技术的根本发展方向,就是跨越人类和机器之间的间断,达到心物一元。信息同能量正好相反,是融合机器和生命的桥梁。这是700年来,人类技术发展方向的一次彻底逆转。未来700年,地球将向相反方向旋转!

按照《连线》创刊主编凯文.凯利对大时代的概括,“‘机械’与‘生命’这两个词的含义在不断延展”:“(1)人造物表现得越来越像生命体;(2)生命变得越来越工程化”;“我们的技术所引导的未来,朝向的正是一种新生物文明”。

正如凯文.凯利指出的:“哥白尼排除了地球和物理宇宙其他部分之间的间断。接着,达尔文排除了人类和有机世界其他部分之间的间断,最后,弗洛伊德排除了自我的理性世界和无意识的非理性世界之间的间断”,但是,“我们依然面对着第四个间断,人类和机器之间的间断”。

新商业文明的意思就是:“我们正在跨越这第四个间断。”“即将到来的世纪里最有意义的发现一定是对即将融为一体的技术和生命的赞美、探索与开发利用”。

信息技术在本质上不同

事实上,基于信息交换的技术,与基于物质、能量交换的技术,具有本质的不同。这种不同,就如薛定谔指出的物质、能量与信息在生命维系中的不同那样,一方物质和能量只是载体,在技术化中以工业机器的形式表现;另一方信息是负熵,是生命内容本身,在技术化中以信息机器的形式表现。同是机器,同是技术,它们的取向相反。工业技术将人机器化,而信息技术将人生命化,由此表现为机器与生命的鸿沟。

从这个意义上讲,信息技术和生命技术,从大的方向看,是一种把生命召回进机器的技术,是为机器招魂的技术;这与工业化技术以排拒生命为方向,为非生命化提供外因,适成对照。这种对立的实质,是天人合一为总方向的技术,与天人对立为总方向的技术之间的对立。天人合一,对信息技术和生命技术来说,就在于趋向人机的融合。

信息技术在它初期发展阶段,表面看起来,也呈现在一堆庞大的机器之中,好象跟工业技术的机器没有实质的区别。但是,信息技术不同于物质技术和能量技术,如制造技术、电力技术等,在于它的本性——它要围绕负熵的规律展开自身——要求这种技术不是围着物质和技术转,而是围着“有机体赖负熵为生”这一点转。它最终目标,是实现机器与人的融合。

技术变湿的连锁反应

文明将其基本价值观变为现实存在的过程,可以视为技术发展的连锁反应:有“人是机器”这种数学化、理性化世界观的引导,推动机器与生命分离的技术——俗称工业技术——最终导致人文学者批评的异化的现实。然而人文学者万万没有想到,在“人是生命”这种信息化世界观的引导下,推动机器与生命融合的技术——俗称信息技术、生命技术——最终会导向异化的相反方向:人的复归。

这并不是因为信息技术、生命技术本身有什么善良的愿望,而是以负熵为生命发动机这一套宇宙机制,逼得它不得不沿着这样的轨道发展,不得不沿着让信息技术与生命技术合流的方向发展。而过程一旦启动,将不以个别意志为转移地产生经济的、社会的连锁反应,主动对历史上东方生命价值本体论进行响应,主动对后现代主义关于去中心化、多元化、异质性等趋于复杂系统的价值取向进行响应。这不是新商业文明论的主观愿望,是文明自身进化的要求。

由此,信息技术将对人们把启蒙理性作为文明中心价值这一点,产生决定性的影响和改变。使文明从基于物质、基于能量,转向基于信息,最终实现文明在技术层面、经济技术、社会层面和文化层面大致同步地实现机器与生命的融合。最终让文明呈现出生命复杂系统特有的种种外在特征:如多元化、非线性、涌现、创新等等。

向生态化的方向演化

从当前已经可以观察到的现象来看,信息技术、信息商业、信息经济和信息社会,都在急剧地向生态化的方向演化。

这一演化背后的技术动力,就是机器与生命融合,日益使死系统向活系统转变的压力。信息在文明上的作用在于,信息所到之处,简单系统变为复杂系统。而这使物竞天择中的适者,必须从机械化转向生命化。因为众所周知,活系统主要是与复杂环境匹配的。这对心物二元关系,产生着决定性的影响。物的存在方式,更加适合把(例如自然那样的)复杂系统简化;心的存在方式,更加适合(也就是低成本)对付复杂系统和环境。信息革命会导致这样一种历史反转:以心的存在方式来处理物质与精神,或者说以有机异质的复杂系统的方式来对待天人事物。为此要回溯到造成简化的总根源——启蒙运动,来拨乱反正。

并不都是好消息

信息技术和生命技术对人类带来的,不都是正面的、积极的影响。

首先,以传统方式利用信息技术,会加强传统文明的力量,包括其中不适应时代发展的力量。例如,以集中模式对社会进行全面的信息监控,会对个人隐私带来困扰,被不正利用,会侵犯人的基本权利。

其次,信息技术本身及其应用,会带来工业时代不同的负面问题,如信息垃圾、电脑和网络病毒、水军、虚假信息泛滥、技术狂等等,限制人们的自由。

第三,由于生产和生活方式变化,给人们带来不适应,例如高风险、不确定性、碎片化、网络沉迷、精英感的丧失、选择成本的提高等,应对得当并不是问题,但应对不当就会成为问题。

用传统方式对待技术,也可能产生问题。例如在机器与人的关系上,如果继续延用启蒙理性来对待信息技术,不排除造成更大的异化,造成机器支配人的灾难,信息技术将以更高的效率抑制人性。

第四,也是更重要的,可能会给人类发展带来不可预知的风险,例如神经网络安全问题、生物信息病毒、网络战争、人性改变、基因变异等等。人类因恶意或事故而毁灭,也不是不可能。

技术变湿,有助于滋润人性;但湿过了头,也会变成洪水。技术可能造福于人类,当然也可以损害人类。但文明进化往往不是我们能随意选择的。面对信息和生命技术带来的种种问题,人类别无选择,只有正面应对。

您对本文或本站有任何意见,请在下方提交,谢谢!

投稿信箱:tougao@ciwee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