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本心——《设计信仰》序

2012-08-10 16:39:47 eNet&Ciweek/enews

推荐语

尊崇本心,将使每个人活得更有意义。

尊崇本心,将使每个人活得更有意义。

与张子建、米士杰两位设计精英的对话,高潮出现在对话结束后。

我们正在收拾东西,随便闲聊到中国人有没有宗教这个话题,子建忽然说,中国人并非没有宗教,只不过信仰的不是神,中国人信仰的是本心。

对话过程是这样的(为看不到原书的读者摘录书中的部分记录):

张子建:我觉得我们所说的这个本心,它真真正正从古代到现代,一直是中国人的信仰。因为中国人基本上没什么宗教。西方人不像你,信上帝,到现在不信上帝,差别很大。但是中国如果他回到本心的状态,在这个职业里面去找的话,跟过去文人悟道的过程是一样的。

姜奇平:对。所以当时王阳明(把本心)叫做心体,意思是说这个是信仰,体是最高的东西,核心的东西。

张子建:我觉得这个才是我们的信仰。

姜奇平:你别说,最后这句话很精彩,一下突然,我对信仰产生概念。我们过去说信仰都说什么教什么教,其实回到本心,本心就是这个东西。

张子建:对。

米士杰:就是丝丝毫毫都是信仰。比方说我是一个小学生,我明天我要期末考试,我今天就想:哎呀,明天我要得一百分。一百分,这个一百分就是我的信仰,信仰没有大小之分。

姜奇平:其实在中国特别有意思,他拿信仰和教当开玩笑,玩,玩信仰,但是他本心可以认真对待,由此发起了中国人的文化复兴。为什么?你看,世界上如果认真对待宗教的,他绝不可能同时拜三个神。只有中国人开玩笑,中间拜释迦牟尼,那边拜默罕默德,那边拜乔达摩西达多,然后他想生孩子了,拜观世音,等会儿他想灶台上要升火他拜那个灶王爷。他瞎拜。换句话说,他心底上就拿教主不当回事。这是和各国都不一样的。但是呢,我原来想到这儿的时候,以为中国没信仰,您今天说到位了,中国有信仰,信的是什么,是本心,他信来信去,他本心并没有变,只不过你给他瞎栽一个宗教。你看中国,刚开始是学印度,还得派一个唐僧和尚取经去,然后接着又跑到德国去取经,待会儿又跑俄国去取经,现在又到美国去取经,他的本心哪去了?禅是他的本心,是他自己生长出来的东西。

米士杰:我们两个是生在80后,80后在我们记事儿起,在新闻联播上听的最多两个字就是“取经”。生活当中也是,国外专家来了,我们跟什么似的。到底我们就差的那么远吗?一定要取来的经才是真经吗?

姜奇平:现在的问题在于哪呢?除了信仰的丢失以外,他最主要是把心搞乱了,这更重要了。你那个心搞不清楚长的是中国心还是美国心还是德国心,现在搞不清楚了。要从本心来看,一会儿德国心占一点,俄国心占一点,美国心占一点,乱了。他想拿这个乱的心当做万众一心,结果大家本心就失去了。

不知从何时起,犬儒主义在中国开始弥漫:许多人嘴上说的,与实际做的,完全是两回事;虽然不信嘴上说的,还要假装信了那样去说;明明不信,还要假装信了似地去听。

于是老人就感慨,现在的人都没有信仰了。然而,从前就有信仰吗,从前以为真信的,就是中国人的信仰吗?在几十年内,说不信就不信的,很难说是一个民族真正的信仰。

从民间来看,一位西方传教士曾谈及一个故事。他劝中国乡下人改信上帝,乡下人被说服了,答应信上帝。下次去看,大吃一惊,见那中国人案上平行供着佛、真主和上帝,乡下人似乎觉得并无矛盾。事实上,中国人还拜送子观音、灶王爷等等,多了去了。

从官方来看,中国信过的也不少,照搬过印度人的信仰、德国人的信仰、苏联人的信仰、美国人的信仰。以致形成了经典模式:看到别人灵验-西游取经-照搬照抄-不灵后扔掉-再看还有谁灵,周而复始。这使人们(包括我)很容易形成一个印象,中国人没有自己的信仰。

但叫子建一说,我忽然发现,不是这样。

中国人其实有信仰。只不过这种信仰,不在意识这个层面,不在经这个层面,更不在教这个层面,而在道这个层面。不能说出来,一说出来就是错;但要说没有,也不是。就象一个人的潜意识,你不能说它没有,但又无法在意识层面用概念说清。但是如果有人忽然一语点破,会击节称妙:我想的正是这个。但如果用语言固化了,同样的说法,过不久又会觉得还欠缺一点,没有完全传神尽意。

这就是本心。

本心存在的证据就是,中国人虽然说不清信的是什么,但你如果真拿一个教条给他,说你信的就是这个,他试过之后可以明确判断出:不是。如果他本心什么都不信,他怎么会认为自己不信呢?

再验算回去,就通了:中国人长期以来,一直依靠的是这个“道可道,非常道”的本心,作为信仰及信仰的判断系统。佛教那是什么,那叫印度来的尘埃;计划经济那是什么,那叫苏联来的尘埃如此类推。一部中国的信仰史,闹半天就是“时时勤拂试,勿使惹尘埃”的过程。所以,追求信仰,不是追求尘埃本身,而是追求本心。

不久前,凯文·凯利到中国来,问大家:中国人信仰什么?段永朝答得好,他说中国人信仰天人合一。按王阳明的说法,天人合一,就是本心。本心既不是精神,也不是物质,是自然与生命的太极循环,是生生不息。

《设计信仰》,谈的是设计师的信仰。设计师是职业的人类灵魂设计师。他的职业信仰和作为人的信仰,应该是一体的。设计师只有本心澄明,才能作为人类灵魂的设计师,在职业化的设计行为中为人们呈现出生活的意义。

我理解这是本书的灵魂。它在通过职业来谈信仰。谈的既是设计这个职业所依靠的信仰,也是对趋向信仰的道路设计。

对两位年轻设计对话进行点评的过程,也是我学习的过程。他们对职业精神的理解,给我很深的印象。以往我对于“匠人”的理解,没有他们到位。人不光要求道,而且要力行,要知行合一。匠人就是践行、力行之人。王阳明说的本心,必须通过工夫达到。没有脱离工夫的本心。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职业信仰是需要通过工夫实现的本心。

我不懂设计,两位职业设计师才是本书真正的作者。我只不过是对他们之间的对话加以点评而已。出于谦虚,他们怎么也不肯把名字署在前面。我争不过他们,所以被署名在前。但我要说,他们才真正是我的老师。

在互联网时代,人不管从事什么样的职业,都需要从生活出发,进行生活方式的设计,使自己的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一致起来。将来,在家办公时代将到来,我们每个人的职业将是生活,生活将是职业,每个人都将成为自己和他人的设计师。因此设计信仰不光是设计师的事,也是每个人的事。

尊崇本心,将使每个人活得更有意义。

您对本文或本站有任何意见,请在下方提交,谢谢!

投稿信箱:tougao@ciwee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