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周刊互联网周刊

微软观人

——2009-09-11 15:58来源:互联网周刊作者:武佳

  “微软”二字已经不单单代表着一个软件公司,它更像是一个技术和人才交相辉映的时代的象征。从2009年1月5日起,《互联网周刊》将连续推出针对微软亚洲研究院的系列报道,带领读者领略微软的技术创新,寻找微软的企业文化,挖掘微软亚洲研究院背后的故事。

  IT界的竞争就看谁的东西更新、更快,技术不断的保持领先。这也是为什么微软一定需要有强大研究院的原因之一。

  计算机真的能超越人类吗?

微软观人


  1997年,在计算机“深蓝”战胜世界棋王卡斯帕罗夫的第二天,IBM公司的股票价格上扬了3.6个百分点。这一局棋,为IBM带来了2亿美元的收益,而电脑第一次战胜世界棋王,被西方媒体评为世界十大新闻之一。

  《黑客帝国》、《终结者》等关于人机大战的电影似乎宣扬着人类对于计算机未来的担忧,但另一方面,人类又不断利用计算科学挑战着自身的极限,“以前,心理学家、认知学家认为,计算机要超过人类还有很长很长的距离,很多发表在《科学》(Science)或者《自然》(Nature)上的文章,都试图证明这一点,人脸识别就是最主要的例证。那时候,计算机确实做得非常糟糕,但自从我们做这个工作后,再没有那样的文章了。”

  说这话的人名字叫马毅,九个月前,他还在美国伊利诺伊大学厄巴纳-香槟分校电气与计算机工程系的实验室里研究视觉计算,而现在,他却坐在中关村希格玛大厦的办公室里接受本刊记者的采访。在兼任副教授的同时,马毅多了一重身份—微软亚洲研究院视觉计算组负责人,他正在微软亚洲研究院这个新平台上,用计算挑战着人类的视觉极限—人脸识别。

  忙人

  马毅的身份很“特殊”。在微软亚洲研究院,他不仅是项目负责人、项目合作公关大使,还是一位副教授,一个实实在在的大忙人。

  他的一天往往是这样开始的:早晨起来第一件事,是回复美国那边的Email或者打电话,给他的研究生一些工作上的指导;安排微软视觉计算组成员们的日常事务和项目合作等方面的事情;晚上回家还要继续美国的工作,甚至一度,他还在半夜参加过几个电话会议。“白天在微软上班,晚上有时候还要和学校打电话,我实际上是拿一份工资做两件事情。”马毅和记者开起了玩笑。

  繁忙的事物并没有打乱马毅的研发节奏,用他的话来说,团队合作把其在管理上花的时间降到最低,另一方面,“最有效的管理就是以身作则。我必须做好技术方面的工作,如果你自己都做不到,就不可能要求我们下面比较年轻的研究人员去做更有风险但可能回报更大、更有影响力的工作。”

  如果形容一下现在的工作状态和以前纯做研究时的不同,马毅用了两个字——刺激。“我原来也访问过微软亚洲研究院,觉得这是最活跃的一个研究院,但直到过来后才体会到这儿的节奏有多快,真正的活力在哪里。”马毅语带兴奋,“如果在学校长期呆下去,很可能关在一个很小的领域闭门造车;在大公司接触很多完全不同的项目,开拓了眼界,现在我考虑更多的问题是自己做的东西是不是真有适用性,对这个领域今后的发展有更深的影响。”

  现在,计算机的并行处理和多核处理技术还有新的数学工具,已经让计算机视觉计算达到了可以生产实际产品,并产生影响的时候。马毅开始考虑如何把最先进的技术成果转移到应用中去。

  识人

  马毅所说的最先进的视觉计算成果就是“人脸识别”。如果说,视觉计算是模仿人类的眼睛和大脑识别物体、恢复三维景观并对其产生认知、判断的话,人脸识别就是通过对人脸不同表情或局部图像的分析,准确识别出来对像是谁。

易观国际

当期杂志

#P2P 2013年11月20日   2013年11月05日
#

专栏更多>>

奇平视点
专栏 《当下的冲击》来得恰逢其时。作者说他写这本书是要“下一个结论”。[...]
未来之路
专栏现在,微博上成功所需要的技能已经变成了社会学和心理学 [...]